主页 > 热透新闻 >
载德科技创收难进账依赖公共部门毛利率高于同行
发布日期:2021-07-21 01:22   来源:未知   阅读:

  资本市场上,上市企业或IPO企业,诸多实控人违规占用公司资金的事件不断,2018年1月后不到一年半时间,ST中新实控人江珍慧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10.57亿元,余额8.06亿元。2018年至2020年的三年间,艾郞科技实控人胡文龙分别从艾郎科技借出了约11.5亿元、7.07亿元、3.85亿元。报告期内,格科微上海也不停地拆借资金给我查查上海,报告期内,格科微上海拆借给我查查上海的资金累计为6,360万元。

  同样难逃类似行为的上海载德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载德科技)拟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于6月30日进行了第二轮问询的回复。本次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5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资5.8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升级项目、太赫兹毫米波人体成像安检设备产品提升项目、5G移动网络可视化设备产品提升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载德科技此次IPO或面临不少问题,实控人向公司借款购买理财和投资;营收增速个位数,扣非后净利润下滑,持续盈利能力遭问询;营收依赖公安部门客户,应收逐年增长,逾期占比高,借货规模高于同行均值;销售费用远超研发费用,推广服务商合规性遭问询。

  载德科技成立于2010年5月19日,由齐俊、段仕勇、罗军、谢昊、唐皿、刘慈懿、高向友、梅晗、李建文出资设立,2019年8月31日变更为股份公司。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实控人齐俊直接持有公司33.25%的股权,通过嘉兴勤德控制公司30%的股权,通过嘉兴宽德控制公司15%的股权,合计控制公司78.25%的股权;段仕勇直接持有公司14.35%的股份,罗军直接持有公司5.40%的股份。

  其股东罗军、齐俊曾于2015年及2016年向公司进行借款,其中罗军借款主要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涉及借款金额合计1,000万元;齐俊借款用于投资苏州中和春生三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2016年7月14日,公司与齐俊签署《借款协议书》,出借款项人民币1,000万元给股东齐俊,借款期限至2017年7月30日,期限届满甲方未偿还借款的,借款期限顺延一年,最长不超过5年。手机开奖看结果1378kjcom借款利率按照普通商业贷款一年期(含一年)的基准利率4.35%计算。2019年4月28日,齐俊向公司归还借款本金600万元及对应利息71.58万元;2019年7月26日,齐俊向公司归还剩余借款本金400万元及利息51.96万元。

  在问询函中,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罗军购买的理财产品、苏州中和春生三号投资中心(有限 合伙)的管理方,产品的投向或资金流向,是否存在最终流向客户、供应商等异常情形。

  2018年3月4日原股东唐皿、刘慈懿、李建文和高向友以16元/注册资本的价格,将合计 2.35%的载德有限股权转让给段仕勇;而同时,由齐俊、段仕勇二人搭建持股平台,并以2元/股的价格对公司进行增资,两者的差价,载德科技解释为增资与转让虽然在价款上存在差别,但均系实现股权激励的方式,具有合理性。

  载德科技主要从事移动网络可视化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并为客户提供安装、调试和培训等技术服务。2018 年- 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998亿元、2.027亿元和2.167亿元,2019年、2020年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4%和6.9%,增速缓慢;净利润分别为-1,830.50万元、6,769.49万元和6,619.20万元,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792.79万元、8,710.88万元、5,822.45万元,2020年同比下降33.16%。

  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2020年收入有所增长而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降33.16%的原因,相关事项、产品毛利率下降风险以及其他行业发展因素是否可能造成公司扣非后净利润持续下降或面临较大下滑压力;补充披露公司营业收入规模较小且最近2年营业收入增速为个位数, 是否表明公司所处细分行业市场空间有限且市场竞争较为激烈,是否表明公司成长性有限,说明约束公司成长性的主要因素。

  公司称,2018年- 2020年收入增长趋势有所放缓,主要系受2019年政府采购预算下降及2020年疫情影响等客观原因所致。主业增长不明朗,载德科技转而将营收增长寄托在新业务上,在预测期前三年2020年-2022年的复合增长率为9.61%,其中2022年收入增长达到15.60%,主要是载德科技于2019年初立项设立太赫兹业务研发项目,预计2021年太赫兹业务将开始试运行销售,2022年能达到量产销售并实现2,600万左右的收入金额。

  2018年-2020年,载德科技获得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2849.17万元、3948.97万元和1739.78万元,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1612.8万元、2445.61万元和1848.18万元,2019年和2020年二者合计金额占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94.46%和54.21%。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和2019年公司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3,000万元和6,000万元。

  载德科技的移动网络可视化产品包括固定式数据采集产品和移动式数据采集产品,以固定式数据采集产品为主,占比分别为90.89%、79.87%和84.44%,移动式数据采集产品为辅。

  报告期内,载德科技固定式数据采集产品平均单价分别为14.03万元/套、11.71万元/套和7.97万元/套,2019年、2020年较上年分别下降16.54%和31.94%。

  2018年-2020年,公司及同行业可比公司固定式数据采集产品的平均单价伴随着行业竞争强度的提升等因素均呈现下行趋势,平均单位成本亦呈现下行趋势,毛利率水平呈现出在一定稳态区间中震荡向下的态势。发行人在行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约为10家左右,包括森根科技、中新赛克、天彦通信等,在行业细分领域内的主要竞争对手,主要包括上市公司中新赛克、神思电子(控股子公司因诺微)非上市公司天彦通信、山东闻远等,公司预计行业内具有准入资质的竞争方家数约为30至50家。

  2018年-2020年,载德科技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8.41%、82.92%和82.59%,呈现下降趋势;对比同行均值74.17%、70.36%和74.08%,公司毛利率高出可比公司平均综合毛利率高8至12个百分点。在问询函中,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毛利率较可比公司平均综合毛利率高 8 至 12 个百分点与公司产品技术含量、公司市场地位的匹配性。

  针对公司列装资质,公安部不定期开展列装资质的内部评审工作,主要对拟申请列装资质生产商是否具备公安部认可的拟合作列装单位(技侦单位)、是否具备公安部认可的技术力量及保密能力进行审查,并组织评审机构派驻检查组开展现场检查及认证评估工作。获得列装资质的生产商须通过与一家公安技侦单位签订《合作框架协议书》的方式,由该技侦单位与生产商作为列装单位与列装合作单位,共同向公安部申报拟列装产品。此外,根据 《合作框架协议书》要求,列装产品的使用方须为公共安全部门。

  载德科技列装单位一直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技术侦察总队,自双方2010年开展列装合作,签订过四次《合作框架协议书》(含《合作项目框架协议》),如载德科技列装资质失效,则难以承接政府公共安全部门技侦专用设备采购项目,可能失去所有列装产品销售收入。2020年载德科技列装产品销售收入为2.05亿元,占当期收入的 94.57%。

  载德科技生产的移动网络可视化产品包括以下两类,第一类具备数据采集与后端数据分析功能的完整产品,基于公共安全部门技术侦察需求研发和生产的专用设备,均属于公安部列装产品,亦为公司主要产品;第二类核心模块、硬件设备等半成品,该等产品仅具备部分通信基带单元 及射频功能,无法独立、完整实现数据采集及后端数据分析功能,需下游厂商 (即行业客户)进行二次开发制成最终设备,该等核心模块、硬件设备不属于公安部列装产品,属于普通产品。

  报告期内,全国各区域、各级政府公共安全部门为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其中直接来自政府公安部门客户的收入分别为1.66亿元、1.42亿元和1.3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14%、70.11%和61.34%。公司产品的市场需求受政府公安部门项目建设及预算管理影响较为明显。

  报告期内,载德科技的直接客户主要为政府公共安全部门,其付款资金来源主要为各地方政府财政资金,反映到应收账款上,公司各期末总应收账款规模及占比呈逐年增长趋势,平均回款周期有所延长。截至2018年末-2020年末,公司应收账款及长期应收账款合计金额分别为1.15亿元、1.78亿元和2.36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57.40%、87.61%和108.96%,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54.82%和32.99%;2018年末-2020年末,坏账准备分别为1,063.28万元、1,641.32万元和2,659.59万元;应收账款(含合同资产)周转率分别为3.11 次、1.85次和1.33 次,逐年降低。

  载德科技报告期各期应收账款逾期占比均较高,2018年-2020年逾期占比分别为77.7%、68.29%和84.18%。公司称,客户付款受当年度预算执行情况影响,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货款,导致逾期应收账款较高。2020年,各地区政府抗疫防疫资金投入增加,地方财政资金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造成应收账款逾期情况进一步加剧。

  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前2名客户分别为贵州省毕节市公安局、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合同金额分别为2,064.6万元、655.3万元, 累计回款金额分别为241.80万元、0万元,期末应收余额分别为1,822.8万元、655.3万元,账龄分别为1年以内、1-2年,截至2021年2月末均无期后回款。

  在问询函中,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贵州省毕节市公安局、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等销售回款情况较不理想的客户,公司确认收入时是否充分考量财政资金相对紧张的因素,收入确认是否谨慎合理,应收账款坏账计提仅按账龄计提而未单独计提的合理性,毕节项目合同约定验收就收取85%,工期100天,实际验收时间478天且回款较少的原因。

  权衡财经注意到,2018年末-2020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0.56亿元、0.58亿元和0.59亿元,已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453.65万元、422.63万元和349.20万元。2018年末-2020年末,库存商品占公司存货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50.64%、51.67%和 50.59%。公司库存商品主要为经营性备货和借货,其中公司借货规模较高。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借货余额分别为41.17%、46.40%和 43.07%,高于可比公司均值。

  虽然载德科技已经在适用5G的移动网安防产品、太赫兹毫米波安检产品、安防大数据融合计算软件、安防图像采集、优化及传输控制平台软件等方面储备了一定技术,具备一定的行业先发优势,但公司目前尚在开发适用5G独立组网模式的移动网络可视化产品,未来若公司无法成功研发适用5G独立组网模式的产品,产品技术研发失败、迭代缓慢将造成公司技术及产品竞争力下降,被竞争对手替代。并且,目前公司规模仍远小于通信行业、安防行业、软件行业头部企业,在资金实力、研发平台机会、人员长期发展等方面存在一定瓶颈,对高水平技术人才的吸引力相对不足。

  2018年-2020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666.17万元、3,142.09万元和3,638.1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3.34%、15.50%和16.78%,2018年和2020年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均值;销售费用分别为4,780.86万元、5,287.89万元和5,752.39万元,销售费用高于研发费用,并且与同行对比,公司销售费用率略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2-9个百分点。

  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中技术推广服务费分别为1,316.22万元、 1,298.58万元和1,284.29万元,业务招待费分别为339.81 万元、443.75万元、578.96万元。报告期各期,载德科技通过服务商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总额的29.21%、30.79%和18.94%,通过服务商实现收入的合同平均毛利率分别为90.24%、87.28%和85.50%。

  公开信息查询显示,公司主要推广服务商哈尔滨索正软件技术有限公司、黑龙江诚一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青果安信科技有限公司等经营范围主要涉及计算机软硬件及技术服务等,参保人数不超过5人。江苏凯瑞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6日,法定代表人为包俊。查企信网显示,2019年和2020年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四川虎头雕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28日,注册资本100万元,2018年-2020年年报显示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和2人。

  载德科技支付给北京卡尔斯通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服务在合同签订后项目未验收前即支付,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2月,公司于2017年4月1日与其签订的《商业合作框架协议》的相关约定,对应的客户为揭阳市公安局,公司于2017年2月即与揭阳市公安局进行业务接洽。

  技术服务推广商四川豪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21年1月因涉嫌行贿被营山县检察院提起公诉,经观看中国庭审公开网庭审视频,四川豪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张炳南涉嫌单位行贿罪的犯罪事实与四川豪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向载德科技提供的技术推广服务及相关政府采购项目无关。

  证监会要求载德科技补充披露,主要推广服务商的基本信息,结合推广服务商的经营历史及资源积累,说明推广服务商为公司从事推广服务的商业合理性及核心竞争力体现,推广服务商与所协助获取的客户、客户主要负责人员是否实质上存在关联关系,该模式是否存在较大(潜在)合规风险,对技术服务商和其他推广商付款与保荐工作报告所称的约定不一致的原因,四川豪天推广项目的情况(客户、 时间、金额、毛利率、回款、推广费),除观看视频核验是否与公司有关系外,是否存在其他方法核验。

  对于数据安全,是国家最近在严格审查的,载德科技于2019年11月20日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载德信息安全技术有限公司,用于承接涉密资质,并于2020年11月向国家保密局正式提交涉密资质剥离申请,涉密资质承接单位经保密行政管理部门审查通过后,完成剥离程序,届时剥离载德科技资质证书,同时向承接子公司颁发新的涉密资质证书。立于资质,成于资质,载德科技以高于同行10%的毛利率,收获了近来营收增幅降低,未来的资本市场,是否会给予载德科技足够的信任?